一切的核心即为可能

一旦开始这样想,loop这个概念就变的更加清晰起来,不得不说穿越的题材还是有很多槽可以吐的,毕竟没在现实里发生过的事情有太多的设定可以说的通又全部都说不通了,比如说在布鲁斯威利斯打昏了过去的自己以逃脱和被过去的自己杀死这两种方法上,这部片子就处理的相当简单粗暴,只是镜头闪了一下,导演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但最重要的一点,这里很明显不会有什么平行空间的概念,如果时空就此分裂衍生出甲乙丙丁四个Joe,那这是分叉,不是环,在手臂上写字和囧子自杀就不成立,如果我们对于时空的概念始终停留在过去直指未来这种直线层面上,即便引入平行空间的概念画的像个USB标志一样,思维方式仍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对于所谓的时空悖论也始终是悖论无法理解。

至于我的想法,如果直线层面意指过去和未来像是A点指向B点这样挺拔的关系,那么时空穿越的意思就是捏着A点和B点,掰弯两点之间的那条连线,将其重合在一起,这就是一个环。

我用了很长时间去把外祖父(母?)悖论套用到我对looper的理解上来,最后都有点想放弃写这篇评论,但事实上这其实并不适用,因为枪杀祖父母虽然会蹦出来个凶手还存不存在的问题,但这两件事之间却没有因果的关系,至少不是一个完整的因果,这个时候我就很乐意的把责任推诿给伟大的大自然大宇宙身上,我始终认为关于世界运行的规则,人类也许只看到了很小很小的一个层面。

略有些跑题,还是回到这部电影上,当过去和未来互成因果的时候,当我们在考虑过去变动未来是否还成立这样的问题时,关键的一点是,过去是未来的过去,但未来也同时成了过去的过去。

这大概才是互成因果的关系。

囧瑟夫是过去,布鲁斯威利斯是未来,这是时间还是直线时候的一个粗略的代表,这里唯一的指向性应该就是人的指向性,囧瑟夫永远指着布鲁斯威利斯,布鲁斯指着囧子,但这种指向性也只是在否定平行宇宙而已,唯一性并不代表着绝对性,这跟下面要说的分散的『可能』有着相当大的关系,只有确实存在的那一个,才是唯一指向的那一个。

然后编剧捏着囧子和布鲁斯,弯弯的把他们掰到了一起。

让我说的话,既然设定了穿越这么不『现实』的东西,就不要要求剩下的东西还以现实的方法来运作,电影里,布鲁斯威利斯说过一句话,我忘了具体是啥样子了,大致上就是,『这变成了一种可能』。这个概念就非常对口了,当穿越破坏了所谓『发生过的事』这个时态所代表的绝对性,那么所有的事情都变成了一种可能,如果便于理解我的意思的话,那可以将这所有的可能性都理解为一系列的平行宇宙,然而最后发生的那个,才是真正存在的,唯一的那个宇宙,而其他的所谓的平行宇宙,只是最终构成真正存在的那个发生的事的一系列因子而已。

简言之,原本囧瑟夫是一直在朝前走,直到他走到封环那天那个点,略停一下,我们打个称之为『现在』的标记,他站在这个标记上,身后是一条称之为『过去』的笔直道路,而面前是无数条称之为『可能』的道路(选项),通向不同的未来,他选择了其中之一,妥妥儿的杀了从未来回来的自己,封环成功,然后拿了佣金去到了上海遇见了许晴最终走成了布鲁斯威利斯,这一整个过程中,那些无数的称之为『可能』的道路随着他每走一步都旧的消失新的出现,而他身后的永远都只是称之为『过去』的一这条道路,这跟现实无异,然后他走到三十年结束的那一天,穿越回到那个称之为『现在』的标记,说的具现化一点,那一点身后的道路被打散了,『过去』变成了和前面一样的无数条『可能』,可以说,全方位都是那样无数条『可能』的状态,混沌的样子,大约就是布鲁斯威利斯在『现在』这个点所感受的,他必须用力去回忆自己知道的那个『过去』,因为那已经不是绝对的存在了,而是变成了一种『可能』。

在写这个的过程里脑子里总是有一句话,当你排除一切不可能之后,剩下来的那个,无论多么难以置信,那就是真相。

所以,如果布鲁斯威利斯的存在是造就一切的因和果,那么即使是简单粗暴,他奇妙的死不死两条路也依然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唯一方式,即,在所有可能里,最后发生的那个才是真正存在的,因为因果在这件事里是必然存在的,这大概可以称为时空悖论的自我修正。

我想着大约也是为什么在这个环里,无论杀掉过去的人还是杀掉未来的人,最后的影响都不是生与死层面上的,如果想要杀死从未来来的人,就只能杀死从未来来的人。

所以最后让布鲁斯威利斯消失的与其说是囧子的自杀,不如说是他想明白了因果之间的这层环,而布鲁斯威利斯的消失和rainmaker最终命运的走向,也只是被打散成了各自身前身后的无数种可能而已。

本文由凤凰彩票app下载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切的核心即为可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