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 | 老迈的大导张艺谋,过时的好莱坞式

张艺谋自己说“别期待太多,当作一部爆米花片看就行。”当然这可能是导演的自谦。但不管怎样,这部号称有纯正好莱坞班底,用好莱坞正牌编剧,花了1.5亿美金的鸿篇巨制《长城》,还是让人失望了!!!!!!!!

张艺谋的电影,转了那么多次方向,但骨子里依然有一些东西放不下。比如对艳丽色彩的偏爱,宏大场景的执着和美丽女体的喜好。这些东西,在张艺谋和主流与商业全面接轨之后,更加凸显。所以在《长城》里,你能看到号称几十万只的饕餮怪兽,以密集之势爬上长城,身着蓝色紧身盔甲的女鼓手扭动着腰肢发号着军令,大将领死了之后成千上万的孔明灯飞上天空的现代主义浪漫……这些张艺谋所钟爱的集体主义式的团体操美学,在奥运会开幕式发扬光大之后,就成为了他最深刻的印记。

所以,由各种各样的大场面所构建的视觉轰炸,成了《长城》给人最深刻的印象。不过从这一点来看,倒也不算浪费那么大的投资。绵延万里的长城在荧幕上的呈现,可能还是会让一部分人民族主义的感情喷涌而出。张艺谋也特地选用了大量国产的老家伙什来增添这份荣耀,比如影片的由头就是马特达蒙和他的小伙伴们来中国偷黑火药。本意,在张艺谋而言就是要借助好莱坞的手段讲中国故事。

然而吊诡之处在于。《长城》大量地召集了两岸三地的华语明星参演,并且一个个出场十多分钟便以身赴死,成就英雄主义情怀。但影片本身真正的英雄和救世主,却还是马特·达蒙,这个来自西方的勇士。于是,以一种极端的观点来看,《长城》又成了一个老套的西方英雄拯救世界的故事。

早期的张艺谋影片,是把传统和民俗拍出来,拿到西方让观众去看。而《长城》则是直接引入了西方人,以他的视点在电影内部品评并参与了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传奇故事。这份转变,自然是拜资本的力量所赐。在一种中美合拍、中国电影大片化、中国电影走出去的世界主义“梦想”之下,中国影人能够采取的最便捷、最快速的策略,可能就是《长城》当下所做的。但问题是,如何去平衡个中的民族与世界?

显然,中国故事并非简单是《长城》里所展现的烽火台,硝烟,各式各样的兵器和刻意烟幕弥漫而来的水墨长城,而应当是深埋于故事内核的价值导向。《长城》可能也意识到这点,于是用景甜和马特·达蒙的对谈牵出了“信任”的价值主题,也成了激发马特·达蒙角色转变的关键。然而,信任是普世的,但一点也不独属于中国文化。这段位,压根还不如《功夫熊猫》里所说的那种“inner peace”。

所以,《长城》本质上就是在好莱坞的逻辑下完成的一个套路过于简单陈旧的高概念式故影片(在后好莱坞时代,这种单一的套路在本土也已接近弃用),跟中国故事的关系并不大,即便它拥有相当“中国化”的外壳。《长城》的叙事直接、简单、粗暴,在一条主故事线的推进之下,没有故事辅线,真正是“横冲直撞好莱坞”,而且冷兵器直面传说怪物的对抗模式,也欠缺了一些如《魔戒》般的灵气。

凤凰彩票app下载,最后回到电影合拍的老话题上,合拍显然就意味着一定本土性的丧失。香港电影北上也面临很多香港味尽失的指责。从资本、跨域实践、类型拓展等角度去看《长城》,显然它是有价值的。但这种责任,或许也是张艺谋这样的导演所应该承担的。

但老人开了路,未来还得靠年轻人闯。所以还是期待一下明天上映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吧。

最后说一句,老谋子对张掖的丹霞是真爱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达达先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凤凰彩票app下载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长城》 | 老迈的大导张艺谋,过时的好莱坞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